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活动 政策指南 企业展示 会员园地 通知公告 思想建设 荣誉奖项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园地 >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2019-06-11 14:40

  1982年农历正月初六,村村寨寨的炮竹声还在此起彼伏地燃放,拜年的祝辞声还在丰盛的酒桌上朗朗上口,游方坡上的情侣还在陶醉地唱着缠绵的情歌,意犹未尽的我十分不舍地离开一起游方的朋友,兴冲冲地来到黄平县山凯公社报到,与我同时报到的还有同窗好友吴朝兴。

  1980年12月,经过激烈的竞争,出生贫寒的我十分幸运地考取黄平县委党校,为期一年的培训让我们班50个农家子弟从农门跃进了吃商品粮的行列。运气好的同学分到了离城比较近的地方,运气和我一样糟糕的吴朝兴被分配到没有集贸市场、交通十分不便的山凯公社。

  位于黄平、施秉、台江三县交界的山凯公社共有11个大队,六千多人的辖地分布在四座贫瘠的大山和三条狭长的山冲里,公社所在地坐落在龙腾虎跃的半山腰上,有一栋办公大楼、一栋供销社大楼、一栋三间木房的卫生所。

  公社有12个干部,公社书记是从县计划局提拔过来的龙通凡同志,高中毕业的龙通凡同志不仅能说能写,而且为人十分亲和,身材修长而且相貌堂堂的他具有高操的领导水平和过硬的政治素质,属于县委培养的第一梯队对象。

  掌管公社大权的还有两个副领导人,一个是个子矮小、头发稀少的副书记龙继华,这个十分爱好捕鱼但又不喜欢吃鱼的中年男子十分执着,不论刮风与下雨,下乡的时候总是在包里藏着一副精制的鱼网,看到有鱼的溪水便迫不及待地把网拿出来,不到天黑不罢休的劲头让干部群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一个是身高一米八,长相和蔼可亲的管委会副主任王启邦,这个同样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领导是一个斗鸟爱好者,而且是一个捕捉各种名鸟的能手,也是不管刮风与下雨,下乡的时候总是手不离精制的鸟笼,看到画眉或者名鸟出没的山坡就精神抖擞,一钻进山里就是一天。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也许是爱好与兴趣不同的原因,捕鱼的副书记和养鸟的副主任经常发生矛盾,会上相互攻击和会后互相埋怨之声不绝于耳。

  报到上班的第三天我就被安排下乡,下乡的任务是召开群众大会,落实今冬明春的植树造林任务。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改革开放初期的干部队伍没有“四化”的要求,这些在中成长起来的干部不仅文化水平低,而且大多是半边农干部,他们的老婆孩子都是外地的农民,除了完成上级交办的各项任务,更多的时候都在家里做农活。

  找不到熟悉战场的老兵打仗,我和朝兴这两个才来两天的新兵就这样披挂上阵。披上一件蓝色的毛领大衣,穿上刚刚新买的白色运动鞋,18岁的我第一次面对人生的第一个任务,焦急的心里充满了恐惧与不安。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忐忑不安的我走了一个小时的山路来到林木葳蕤的斑鸠大队,寻问几个人后找到大队支书龙通文家。在当地威望很高的龙支书并不在家,三间大瓦房的家里有一群正在戏闹的娃娃,一个十五六岁的苗族姑娘边问边警惕地将我让进屋里。这个比我小几岁的姑娘灰头土脸,知道我是干部后十分惊讶,长相一般的她用怀疑的眼睛盯着我,然后在一个小女孩的耳边悄悄说了一阵。

  就在我徘徊观望、局促不安的时候,几个小孩一下子来到我的身边,吵吵嚷嚷要糖吃,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突然把手伸进我的上衣口袋,十分麻利地摸得了一张崭新的人民币。

  那时我的工资是每月二十六元,加上伙食补助5元,每个月31元,刚发工资就被这个捉弄客人的女孩一下子拿走了10元,心中的懊恼自然不言而喻,但那种特殊的情况告诉我,心里再舍不得也只能装着慷慨和无所谓的样子。

  在灰暗的屋子里左等右盼,天黑的时候喝得醉意朦胧的龙支书终于回来了。如释重负的我马上把开会的精神传达给龙支书,十分迫切地要求他去通知群众开会,落实好斑鸠大队的任务。

  年近六旬的龙支书好象没有听懂我说的话,穿一身黑亮苗装的他看了我两眼,然后十分好奇地询问娃娃们糖是哪个送的。当他知道是我拿了10元钱买糖的时候,立刻笑容满面地吩咐家人准备饭菜,又叫那个捉弄我的姑娘去打酒。

  干部下乡鸡鸭遭殃的传闻纯属扯淡,在那个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年代,干部下去农村蹲点,广大的人民群众都敬而远之,哪个还会杀鸡宰鸭来招待不能办实事的干部。

  看在初来乍到又出了重礼的份上,接待过无数干部的龙支书对我的招待明显高出了一般干部的标准,丰盛的餐桌上不仅有酒有肉,而且还有一盆让人垂涎欲滴的酸汤鱼。热情好客的龙支书将我让进贵宾的位子上,将一碗满满的米酒放在我的面前,不谙世故的我连忙将酒推开,表示从来没有而且也不会喝酒。说话滔滔不绝而且和颜悦色的龙支书马上变了一副愠怒的脸色,十分不悦地让他的姑娘给我盛了一碗饭,然后独自津津有味地喝了起来。沉默的酒桌上令人惶恐不安,初出茅庐的我并不会察言观色,也没有去多想龙支书沉默不语的原因,只是一味地催他喝快一点,赶快去通知群众来开会。

  慢慢地品着香甜的美酒,美美地吸着刺鼻的烟叶,十分惬意的龙支书看到我急不可耐的样子,严肃的脸上渐渐地舒展开来,带着浓浓的酒意,终于开口说了话:“小杨,看在你给我家娃娃10块钱的分上,我破例好酒好菜招待你,你去公社打听打听,除了通凡书记,其他干部到我家,不要说酒肉招待,饭都不得一口,你这个年轻人真不懂事,要我通知群众开会也可以,你必须喝三碗酒,喝完三碗我就给你通知,不喝那我就不管了。”

  天哪,从小到大滴酒未沾的我不要说三碗,一碗也喝不下去,怎么办?看到我十分难为情的样子,满脸通红的老支书突然哈哈大笑道:“小杨,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喝完三碗酒,群众大会不要你去开,任务我保证给你落实好。”

  二选一的选择题摆在我的面前,而且只有喝酒才是得分的正确答案。还在一年试用期的我根本没有第三个选择。

  喝酒的过程没有必要在此浪费笔墨,喝酒的时候说些什么话自然也记不得,但喝酒以后的结果至今刻骨铭心。苦涩的三碗酒让我醉得人事不省,躺在龙支书家的床上两天两夜起不来。龙支书家那个比我小两岁并且好象对我印象不错的姑娘十分的照顾我,端茶送水让我感激不尽。

  事先约定的干部碰头会我自然没有参加,负责全面工作的公社书记亲自到斑鸠大队了解情况,看到还在床上惴惴不安的我,温文尔雅的书记不但没有批评我,反而笑哈哈地开我的玩笑:“龙支书很少招待公社的干部,他是看中了你,想让你当女婿,才让你喝酒。走吧,赶快跟我去王坳大队,那里的任务还没有落实。对了,王坳王家祥支书家的姑娘和你一样大,小心王支书看中你,又要让你喝酒。”

  酒,又是酒,难道公社干部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喝酒吗,被酒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我立刻陷入迷茫之中。

  公社新来两个小伙子立刻引起了附近村庄姑娘们的注意,素有美男子称号的吴朝兴不知什么时候被姑娘们冠上女孩子的名字。没有电灯也没有几个人居住的办公大楼夜里一片漆黑,两盏幽暗的煤油灯吸引了许多想入非非的姑娘,一群小孩在楼下大声地喧嚷:“小吴,新莫土!小吴,新莫土!”“小吴”是农村大人小孩对吴朝兴的称呼,“新莫土”应该是一个苗族姑娘的名字,但不知道朝兴是否认识,反正小孩们说的“小杨,阿海衣!”的那个“阿海衣”我真的不知道是谁。不过立志走出这个艰苦地方的我和朝兴约定,不管外面的少女们怎么的乱拉郎配,我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闹过一阵之后,自觉没趣的姑娘们才慢慢散去。

  平时与农民一样干活的公社干部每十天半月回来集中一次,因为没有集贸市场,所以把宿舍当成临时住地的干部们大都没有自己做饭的习惯。为了解决干部的吃饭问题,公社聘请高中毕业的邓品英来当炊事员,集中的时候大家就交伙食费来就餐。每人半斤粮的标准谁也吃不饱,有经验的人吃得快,他们装饭的时候很艺术,前两碗装得不满,第三碗的时候就压得严严实实,没经验的人一开始就装得满满,等吃完第一碗,锅里的饭就差不多了,才慌忙去抢得第二碗。

  开春的时候干部们都喜欢去老百姓的水田里赶千年鱼,晚上回来就在公社食堂里打平伙。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冬天里休眠一个季节的小鱼成群结队地游到水面,就象接近年关的乡场一样热闹非凡。公社的干部个个都是捕鱼的高手,春游的小鱼不知不觉就进入我们布下的陷阱,满载而归的干部在食堂里煮了一大锅让人食欲大增的酸汤鱼,七八个饥肠辘辘的干部围在炽热的火塘边有说有笑。大碗的酒倒了八碗,吃盐巴较少的半脱产干部雷凤云尝了一条小鱼,端着碗准备大吃大喝的他边吃边埋怨炊事员放盐太多。吃盐巴太重的公社秘书杨老友因为接电话来迟一步,象平时一样舀起半瓢盐巴丢进沸腾的锅里。也不知道那天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火冒三丈的雷凤云把罐里所有的盐巴全部倒了下去。就在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从部队转业回来的杨秀龙一脚将铁锅踢翻,浓浓的烟灰让围在火塘边的干部四散而逃。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晚上无聊的时候大家就打牌消磨时间,与副书记一边的是他的舅子吴通炳,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四十多岁的吴通炳出错了一张牌,坐在对面的姐夫龙继华猛地站起来大骂:“狗日的,你这个卵仔,你搞个哪样卵,怎么乱出牌。”

  被骂的吴通炳满脸通红,围观的人群添油加醋,捧腹大笑,意识到骂错对象的龙继华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除了书记和秘书之外,公社的每个干部都要包一个大队。老练的干部工作起来驾轻就熟,他们与大队的干部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每当有重要的任务,他们就亲自到大队开会落实,属于一般的任务,他们就交给大队支书,然后回家做活路。

  参加工作一个月之后我负责包鱼良大队,那是全公社最偏远、群众工作最难做的一个大队,号称“小台湾”的鱼良大队共有7个生产队,全部是苗族人口的大队50%以上都是缺粮户。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以前包鱼良大队的干部老雷在鱼良大队口碑一直很好,口碑不错的原因是他很会周旋,开会的时候他的声音很大,但落实任务的时候他的声音很小,公余粮、屠宰税拖欠的任务全公社最多。当然,大队干部对他口碑好的原因主要是他肯放权,一个月很少到承包点的他把工作都交给了能力极强的支书杨光祥。

  第一次负责一个大队让我感觉肩上的担子沉甸甸,下到大队初期老老实实地住到支书的家里,但心高气傲的支书对我这个不善言谈的年轻人不理不睬,无奈之下我只好搬到高中同学杨光祖家住扎。

  才到鱼良大队不到十天我就捅了马蜂窝。世代居住在谷底的苗民非常希望得到政府的照顾,许多村民在暗中向我反映大队干部的问题。不知道厉害关系的我逐家逐户地走访,召开生产队会议来公开评议困难户,结果我掌握的困难户与大队报上去的困难户名单完全不符,在公社干部开会的时候我否决了大队报上来的名单。

  想不到后果是如此的严重,我再次下去蹲点的时候没有一个村干部理睬我,就连各生产队的队长也对我置之不理,所有的工作都无从抓起。深感不妙的我暗自去调查原因,原来是大部分群众拖欠提成款,导致所有的村干部没有得到一分报酬,聪明的驻村干部就有意把评比困难户的大权交给支书,变相给村干部相应的补助。因为我收回了支书的权利,直接触动了他们的利益,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了。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春季应该干哪样,夏季应该做什么,秋季怎么做活路,好象大队的干部和农民都不知道,样样都要靠驻队干部去开会布置。十八岁的我在家的时候没有干过生产队的农活,现在刚刚当上几天干部,什么拉绳栽秧、两段育秧、包谷移栽,好象样样都成了专家,反正大家对我布置的任务只当耳边风,嘴上满口答应,但就是坚决不执行,有的干脆来个老王不见面,让你干着急。

  精明的吴朝兴同志没有我这么笨,善于沟通的他与大队干部打成一片,各项工作都搞得风生水起,很快就得到副书记龙继华的赏识,被提拔为公社团委书记。被逼到墙脚的我自然不甘落后,冥思苦想之后找到了对策,栽秧过后我横下一条心,带着一伙村干部去收拖欠多年的提成款,张三家10元,李四家5元,尽管遭到一些群众的破口大骂,但拖欠村干部多年的报酬全部收了上来,得到相应报酬的村干部被调动起来了,从支书、主任、会计到生产队长,大家都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脸。要求并不高的大小村干部鼓起了干劲,鱼良大队的各项工作很快就赶了上来。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全公社工作最难做的“小台湾”终于被攻破了,代价是部分群众对我的攻击和谩骂,成果是公社领导和村干部对我的认可。很快,我也被任命为民政助理员。

  民政补助款和救济粮的发放是我承担的额外工作,不过这项工作还真有些光彩,所到之处都得到群众的欢迎,包括在鱼良大队当面骂过我的群众,大家都觉得我就象一样为他们解决了困难。

  没有集贸市场、不通水电的山凯公社条件十分艰苦,缺少经济来源的财政捉襟见肘,邓品英同志出嫁后公社停办了食堂,吃饭靠打游击的公社干部在群众中的形象非常糟糕。

  在艰苦环境中历练九个月的我逐渐适应了农村工作,秋收过后成为助征员进驻谷陇粮管所,专门负责为上交公余粮的社员开票据。为期一个月的助征工作即将结束,神色严峻的副书记龙继华告诉我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和朝兴的宿舍被盗,屋里所有的东西,包括内裤都被洗劫一空。

  一年的公社干部生涯让我感慨万千,枵腹从公的村级干部两头受气的印象历历在目,一身泥土的公社干部穷困潦倒的处境让我心情沉重,面对群众的诉求而无能为力的局面让我十分无奈,东家吃西家喝还不上群众的感情债的处境让我无地自容。

 
会员园地
·【学习园地】《职工处分规定》(三)
·【散文园地】公社干部
·投教园地 从《反贪风暴》了解洗钱手法
·“小园地大收获”—葫芦岛市实验幼儿园开展种植活动
·舌尖上的蔬菜成长记 ——莎车机场四大园地之种植园初
企业展示
Copyright © 2019 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顺华能源学院教务处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号